追蹤
When I Look At You...
關於部落格
It always has been.
  • 2134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皮草vs環保 「十年大對決」

本人是支持環保的
===========================================================
數十年來,皮草時尚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之間,一直進行著著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至今東風難壓西風。 
時尚與環保如此交鋒,使得時尚界中人因此面臨了少見的道德考驗。 

PETA''善待動物組織''總部設在美國

善待動物組織(PETA)擁有超過800000名會員,是全球最大的維護動物權益組織。 PETA成立於1980年,宗旨是確立和保護所有動物的權益。 PETA奉行簡單的原則,即動物不是供我們食用、穿戴、做實驗或娛樂的。
PETA的工作主要針對飼養農場、實驗室、皮草行業及娛樂界這四大範疇,因為在這些範疇中受害的動物最多、最嚴重、時間最長。我們還開展諸多其它工作,包括在殘殺海狸、鳥類和其它“有害”的動物,以及虐待家犬等方面的工作。
PETA的工作方式包括公眾教育、虐待動物行為調查、研究、拯救動物、立法、特別活動、名人參與和抗議活動。

皮草教母
時尚聖經《Vogue》雜誌美國版的總編安娜·溫特,是皮草的狂熱粉絲,她認為皮草是流行時尚無法割捨的至尊元素。因此每年都在《Vogue》上大力推廣皮草。 PETA曾用示威、召集明星寫請願信等方式,要求停止《Vogue》推廣皮草,但她從不為所動。溫特因此成了PETA的“頭號危險人物”。
安娜·溫特旗幟鮮明力挺皮草業的態度激怒了PETA。數年前,有激進動物保護主義者等溫特在餐廳吃飯時,把一隻死了的浣熊扔進她的碟子裡,溫特卻冷靜地叫服務員把浣熊撤走,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進餐。之後,PETA成員建立了一個名為“VogueSucks”(Vogue真噁心)的網站,製作了多張諷刺溫特的漫畫海報,其中一張題為“皮毛被美麗的動物和醜陋的人所穿”的海報最為流傳。

經常穿皮草的帕里斯·希爾頓在紐約參加倫敦設計師JulienMacdonald的時裝秀,在離開秀場時遭到PETA成員的“麵粉攻擊”。

要華美定要環保?明星分兩派
時尚圈中,正反兩大陣營已築起戰壕,追隨皮草之美的明星,都是“毛不離身”,而環保陣營則以很具時尚感的方式反擊,或以裸體示威,或登上環保主題的廣告海報。還有一股勢力,想找到第三條棲身之地—反對真皮草服裝,宣傳仿製皮草時裝。
============================================================
以下是一些
皮草派

納奧米-坎貝爾
因為屢次為皮草代言,落下罵名,紐約高級時尚俱樂部以她消耗的皮草數目太大為由,將她拒之門外

詹妮弗-洛佩茲
對皮草的喜愛程度已經達到戀物狂的級別,她還想盡辦法將皮草元素一年四季大肆運用,就連雨衣都要用裘皮鑲邊。洛佩茲有一件大衣是由80只南美栗鼠的皮縫製而成的,這些小鼠都是電擊致死,非常殘忍,所以她也是PETA的重要打擊對象。

林熙蕾
在很早以前,就被動物保護組織列入黑名單,不過再多的輿論,她也是死不回頭,照樣穿著皮草出席各大活動。她一向形象冷艷,關於皮草,也顯得無須為自己辯解什麼。
============================================================
以下是環保派的明星

維多利亞
最喜歡牛仔褲搭配皮草坎肩的穿法,不過她還是很顧及自己的公眾形象,會以仿造皮毛出席公眾活動。

查里茲·塞隆
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在去年參與了愛護動物協會的反皮草宣傳計劃,並與愛犬拍攝了一組抨擊動物皮毛加工行業殘酷對待動物的宣傳海報,海報上寫道: “如果你不穿自己的狗做的衣服,請你也不要穿其它的皮毛衣服。”

Stella Mc Cartney
新一代金牌設計師因長期以來只使用仿製的動物皮毛,而喜獲PETA頒發的人道主義獎。她曾經對熱愛皮革的麥當娜言辭激烈

莫文蔚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愛心大使”表示:自己是絕對不會穿真皮草。去年,在參加的“Say To Fur”行動中,她抱起一隻死狐狸拍攝了封面照片。

以下是一些全球各地反對皮草的新聞

2006年9月8日,PETA組織的裸身抗議英國女王宮殿衛兵舉行儀式時戴浣熊帽子。之後肉彈明星帕梅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也上身半裸,下身只穿一條性感丁字褲,充當倫敦櫥窗模特。這樣為了喚醒人們的動物保護意識而寬衣解帶,在時尚界也膨脹起來。
巴塞羅那200人裸體抗議皮草殘酷交易

2008年1月27日,將近200名動物保護主義者裸體出現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大教堂前,向人們展示僅僅製作一件皮草大衣就需要多少動物。這項活動旨在喚醒人們保護動物的意識,提醒大家皮草背後隱藏的殘酷交易。此次活動有望成為規模最大的裸體抗議皮草業活動。

全裸美女衝上巴黎抗議皮草時裝

2008年2月28日,一名全身赤裸的善待動物組織(PETA)成員高舉標語,衝上巴黎!


這名全裸抗議者的標語上寫著“寧願裸體,不穿皮草”

現場保衛試圖制止這位抗議者的行為。

反對虐殺動物荷蘭色情演員裸體抗議
2008年3月7日,巴黎農業展覽會外,荷蘭色情演員懷特躺在保鮮袋中抗議虐殺動物。 (PETA)“人道對待動物委員會”。


抗議皮草倫敦動保主義者時裝店潑紅漆
2006年11月16日,英國倫敦攝政街,來自“人道對待動物協會”的動物保護人士在一家英國時裝品牌店內外抗議,反對使用動物皮毛製衣。其中兩名抗議者將自己綁在商店的門上,並把紅色油漆塗在窗戶上。隨後,五名抗議者被警方帶走。


英國動物保護者裸體抗議女王衛隊戴熊皮帽
2007年5月21日,英國一百名左右的動物權利保護者裸體走上倫敦的主要街道,抗議在閱兵儀式時士兵們佩戴傳統的熊皮高帽。這些什麼都沒穿、只戴著熊面具的抗議者,呼籲女王和政府部門停止使用這種著名的一英尺高的熊皮帽子,因為現有的人工材料完全可代替真皮。

政府有關部門發言人表示,他們一直在尋找代替這種加拿大熊皮的方法,但事實證明這是件困難的事。三年前官方曾告訴媒體說,熊皮帽子是加拿大政府挑出老弱的熊殺死後的副產品。

英國皇家衛隊士兵戴這種熊皮高帽始於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當時參加此役的英國近衛步兵第一團打敗了拿破崙的擲彈團,為了紀念這次勝利,英國王室授予該團佩戴熊皮高帽的特權,而這項傳統一直保留至今。
抗議標語寫著“熊因為女王衛兵被殺”。


PETA組織紐約曼哈頓第七大道抗議虐待動物
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活動家2007年10月30日在被稱為“時尚大道”的紐約曼哈頓第七大道抗議。在冬季到來之前,紐約曼哈頓第七大道的毛皮大衣銷量將達高峰。

澳大利亞聖誕美女裸體走秀抗議皮草服裝
“聖誕老人”裸體抗議吸引灼熱目光。 2007年12月12日,兩名赤身落落,頭戴聖誕帽子的澳大利亞妙齡女郎在位於雪梨的博柏利服裝店門口抗議該公司使用動物皮草製作服裝。


“聖誕老人”裸體抗議吸引灼熱目光。

“聖誕女郎”在博柏利服裝店門口裸體抗議,打出抗議海報。

女行人對“聖誕女郎”裸體抗議表示難以接受。

香港時裝週遭遇反皮草抗議


在不久前落幕的香港時裝週上,出現了反皮草人士兩度衝上T台,高舉大牌高喊口號的抗議場面,牌子上甚至寫著“設計皮草等於人渣”這樣的激烈字眼,導致時裝秀一度中斷,直至抗議人士被現場保安拖下台。============================================================
2008國際明星反皮草公益廣告
雖然皮草時尚和動物環保持續兩相交惡,但至今是東風不壓西風的局面。這一邊,環保主要者的聲勢越來越壯大,那一邊,一年年持續不斷的秋冬皮草時尚熱潮毫無消退的意思。下面就看一下各大國際明星為反對皮草所拍的公益廣告


夫妻同組樂隊Mates of State成員Kori和Jason

性感超模Joanna Krupa 

花花公子封面模特Michelle Manhart 

好萊塢女星Eva Mendes 

花花公子封面模特Holly Madison

共同出演美劇倖存者的愛侶Jenna Morasca和Ethan Zohn

性感女星Roselyn Sanchez
============================================================

以下是一些新聞有關皮草與時尚和動物與環保之間的問題

皮草:環保?不環保?
人類畢竟要禦寒、要高質量的生活,那麼,到底是穿皮草衣服環保,還是穿仿皮草或其他化學面料的衣服環保呢?沒有人能給出滿意的答案。
也許因為人類的始祖當年就是以皮草服裝熬過了漫漫嚴寒的,所以人類對於皮草製服裝有一種天生的情感。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用皮草來禦寒的國家,河北大營縣的比干廟依然記載有比干製成中國首件裘皮大衣的記錄,並留下了集腋成裘的傳說。
現代意義的皮草時裝上個世紀50年代出現在美國。
這些年,隨著世界毛皮動物養殖技術的飛速發展,皮草材料質量迅速提高,皮草流行風潮在發達國家愈演愈烈。與此同時,反皮草運動亦一浪高過一浪。一個又一個女明星為愛護動物組織裸體拍出一張張海報,雖然她們變臉的速度大多如納奧米·坎貝爾一般快,這位名模在參加過“我寧願什麼都不穿,也不穿皮草”運動後,又穿著裘皮大衣在台上邁起了貓步。
如今,以裘皮時裝為代表的全皮草概念,在美國流行了半個世紀之後,在中國也掀起了新的流行狂潮。同時,也令更多的人越來越迷惑:會不會有一天,穿養殖動物皮草,與吃養殖動物皮肉一樣自然?皮草到底該不該穿,到底是不是環保呢?
商家說,皮草其實很環保!
國內著名皮草企業東北虎的張志峰先生認為,人們對反皮草運動存在理解上的誤區。
正常的動物保護範圍是對各國以法律形式明確規定的稀有野生動物進行保護,但全球85%的皮草原料是飼養出來的,而且飼養皮草是畜牧業的一部分。例如,羊的飼養會給人類帶來食物及衣物的原料,水貂和狐狸的飼養可以給人們提供皮草面料,同人類日常飼養雞、鴨、豬、牛等家畜沒有什麼區別,是人類生物鏈上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不僅如此,皮草生成的化學成分是水(30%~50%)、蛋白質(55%~75%)、脂肪(2%~20%)、無機鹽及碳水化合物(<2%)。也就是說,一件皮草大衣埋在地下,一個月就可以全部降解掉。皮草應該說是很環保的面料。
新西蘭有超過8000萬隻的負鼠,它們每天能吃掉21噸的各式植被,對環境造成極大危害,破壞了新西蘭正常的生態環境,進一步影響到人們的正常生活。新西蘭ECO皮草公司下轄的自然開發部門已開始銷售負鼠皮製的內衣,希望以此能控制負鼠的大規模繁殖,通過發展皮草行業來維持生態平衡。
環保組織抵制皮草
環保組織抵制皮草的呼聲不絕於耳,他們曝光殘忍的獵殺行為,呼籲關閉皮革畜牧場,甚至有的激進環保人士對走秀中的模特潑灑顏料。
Jackie Alan Giuliano博士是西雅圖的作家及教師,曾在美國太空總署的噴射機推進實驗室工作近20年,他在作品《皮草仍在飛舞》中說,動物們在捕獸夾上經歷幾天痛苦的折磨,腿被緊緊地夾住。狗、貓、鳥和其他“非標的”或“垃圾”動物也常在這殘忍的陷阱中死亡。那些在養殖場飼養的動物也沒好到哪去,限養在狹小的籠舍中渡過它們短促的一生。它們苦於感染、殘酷的對待及凌遲處死。它們常在被剝皮後還一息尚存。在美國有404個皮草養殖場,生產270萬隻動物,還另有16萬個領有執照的獵人捕殺其他400萬隻。
博士動情地說,你曾見過花栗鼠的皮衣嗎?這種皮衣,一件得要剝奪200多只花栗鼠的性命。你曾看過活生生的花栗鼠嗎?每一隻都像披著長而華麗毛皮的巴掌大的老鼠,他們是我所見過最溫和、最親切的小動物。
野協專家說,人類對自然的索取應該科學而人性
許多人認為皮草可怕、殘忍的製造過程廣為人知後,穿著皮草的風氣會因而退燒。但是,事實好像並非如此。
年營業額達四億九千六百萬美元的皮草業,為加拿大提供了八萬份工作,其中七萬五千人從事獵捕和養殖動物。魁北克皮草商謝福魯華說,當我們每天以各種方式糟蹋地球時,不應該去責難皮草製造過程的殘酷及對動物的折磨。我們大多數人都生活在許多衝突及矛盾中,比如你正使用耗電的電腦,它用的一半的電力是來自高污染的火力發電廠呢!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有關專家認為,人類是生態大環境的一部分,隨著人類的自然屬性越來越少,對自然的索取越來越多,但索取應該是科學的。雞、鴨、牛、羊是人類共同的食物來源,飼養的成功為人類提供了可持續性。有一點很重要,馴化的動物養殖要有良好的環境生存的空間。發展應該是科學的理性的,利潤最大化也該是人性的。
不穿皮草衣服就是真環保嗎?
面對環保人士的反對,皮草業也在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在近期的發布會上,設計師Silvia嘗試在流行感的服裝設計上加入了大量的絲緞和針織質材。
不過,以人工仿皮草面料作為皮草替代品目前還不成熟。仿皮草是通過多種類型的化學纖維混合而成的,這些纖維通常包括聚丙西稀系纖維、變性聚丙腈系纖維和聚酯纖維。仿皮草幅面較大,可以染成各種明亮有趣的顏色,而且,可以仿製各種野生和養殖的皮草,且價格低廉。但仿皮草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易降解,對環境有污染。
============================================================
環保時刻珍惜生命拒絕皮草
每過幾年,時裝界的皮草風潮就會流行一把,他們把皮草描繪成優雅的象徵,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一件事,那就是這些皮草的主人如何悲慘的死去。
每年都有數百萬帶著皮毛的動物在皮毛農場被處以“極刑”而死去,這些動物包括狐狸、浣熊、山貓.海狸鼠、水貂
這是一則真實故事:
一頭浣熊在清醒的狀況下被活活扒皮.過程中還不斷哀嚎,掙扎,甚至在全身毛皮被剝光後.肉身還有心跳及呼吸。更令人不忍的是一一它還掙扎著抬起頭來回看自己的身體。
你知遁嗎?農場飼養的狐狸被放在只有075平方米的籠子裡面.而且每個籠子會放多達四隻狐狸。動物要在陷阱裡忍受數日的折磨。在每四隻被陷阱困住的動物中就有一隻會咬斷自己的腿以求逃脫。但最終它們同樣會因為失血、發燒、壞疽或被捕食而無法逃脫死亡的命運。
每年都有數千隻狗.貓、猛禽和其他所謂的吃“垃圾“動物(包括禿鷹等瀕危物種)被陷阱弄瘸或殺死。 為了不想損壞動物身上的皮毛.捕獵者通常會把動物勒死、打死或是踩死。皮草農場的動物不是被施以煤氣、電擊、毒死,便是被擰斷脖子。這些方法並非百分百有效.有些動物在被剝皮時會“醒過來”。
在中國的皮草集散市場上屠宰者會先以木棍敲擊狐狸與浣熊頭部,或是抓住動物的尾部將整隻動物舉起來後.頭朝下重重往地上摔。這些動物往往不會立刻斷氣或昏厥,而屠宰者還是會繼續活剝它們的皮。被扒去毛皮的狐狸與浣熊屍體.最後會被賣到肉品加工廠混充成豬肉或牛肉羊肉,再賣到各地餐館。
=======================================================
為了動物你願意穿皮草嗎?
如果知道一件貂皮短大衣至少要殺三四十隻以上的貂,你忍心穿嗎?
因為動物皮毛本身的質感、稀有性,加上剪裁和設計吹毛求疵,皮毛只要稍有“傷”就剪掉不用,毛色在拼接時也要求甚嚴不合即捨棄,因此,一件貂皮短大衣用四十隻貂並不稀奇,這也是動輒十幾萬一件的原因。人類的奢華是用無數小生命換來的。
精品界採用的皮草,排名以栗鼠、貂皮、狐狸皮居前三位,其中狐狸毛毛色白裡帶灰,俗稱“藍寶石”,俄羅斯紫貂毛色泛咖啡帶紫,還有近來被Dior、Loewe相中的西伯利亞大山貓,白底咖啡色斑紋的花豹斑紋幾乎一樣,在名牌圈炙手可熱。再來是海獺、浣熊、羔羊、狼毛、馬毛,和大眾化的兔毛。   
皮革類則以天然紋路取勝的鱷魚、鴕鳥、蜥蜴及蛇皮最被名牌重用,偶爾可見魚皮,之後是鹿皮、羊、牛和豬皮。   
頂級毛皮從何而來?精品業者表示,是分別採購北歐、澳、美等地合法養殖場。國際名牌在交易皮草時,都會檢附一分有關皮料來源和皮種的證書給顧客,方便他們國際通關之用。曾向北歐皮草協會(SAGA Fur)下單的設計師方登愷說,精品業皮草來源合法,是歐洲國家認可飼養的動物。他說,北歐皮草協會曾告訴他,“動物是在被尊重和受到良好照顧的情況下豢養,取其皮毛時先安樂死”。北歐國家像丹麥、挪威、冰島、芬蘭等寒帶國家是重要的皮草養殖地。澳洲、美國、中國大陸東北和俄羅斯則是新興皮貨供應和養殖地。   
為了降低皮草消耗,愈來愈多皮草只用在衣飾領口和滾邊。 LV今年秋冬就有一條印有Monogram圖案的貂毛圍巾是採取剪毛技術,就是希望“讓皮草看起來不那麼囂張”。而今年春季一種以狐狸毛和羊毛混紡的織品Foxwool上市,也都是拜科技之賜,讓皮草逐漸成為一種織品而不再那麼血腥。
============================================================
皮草農場惡行曝光慘無人道的加州栗鼠養殖場
這個案例講述美國加州一名皮草農場場主因為把電線夾在栗鼠的生殖器上將其電死,而受到殘忍行為的指控。
生殖器電擊:真實的恐怖故事
養殖場裡堆放著一排排矮小的鐵絲籠子,每堆4個,每排約25個。栗鼠從鐵絲網裡警惕地向外望著,遠處一面牆的架子上掛滿了毛皮。除了在牆角的一個收音機在播放著輕柔的音樂外,四周像殮房般的死寂。這是兩名PETA調查員在一個皮草“製造”工場所看到的一幕,這個皮草農場隱藏在美國密歇根州一個白雪皚皚的寂靜小鎮裡。 PETA研究及調查部(Research & Investigations Department)派出兩個秘密調查小組,到五個州的皮草“工場”進行調查。我們的調查員不僅親眼目睹了動物的生活條件,還看到了它們是如何在骯髒的皮草農場中死去的。調查員還發現了一種從未向世人披露的屠殺方法:生殖器電擊。
小動物的深重苦難
在生殖器電擊過程中,屠殺者用一個鱷魚鉗夾住動物的耳朵,另一個夾住它的陰唇,然後打開電流開關或把插頭插到牆上的插座,讓一股強大的電流從它的皮下直通全身。被電擊的動物馬上就會渾身抽搐,然後全身僵硬。可是生物學家Leslie Gerstenfeld-Press說,雖然電流會讓它的心臟停止跳動,但它沒有立刻死亡。很多時,動物仍然有知覺。電流會導致難以承受的肌肉疼痛,同時也能起到癱瘓的作用,讓受害者無法叫喊或反抗。一名使用生殖器電擊方法的栗鼠養殖場場主告訴我們的調查員,他會保留夾子在動物身上“一到兩分鐘”,以確保動物的心臟不會再度起動。但有時動物也會甦醒過來,當然它們會感到痛楚。一名場主當著調查員的面前把插頭拔下來,聽了聽動物的心跳後說:“不行,還在跳。”於是又把插頭插上30秒鐘。
並非溫柔地殺死它們
一名農夫便有這樣的體驗:“有時動物也會反抗”。栗鼠跟所有動物一樣,不會甘願地死去;雖然它們等待死亡時發不出聲音—農場主人夾上鱷魚鉗時會讓它們四腳朝天,但它們的鬍鬚和嘴唇會不停地顫抖,直到電流令所有動作靜止。為方便調查員觀看,農夫把動物放到桌上,他說通常他只是用夾子夾住動物的尾巴吊起來。
在屠殺小動物時,用“突然折斷”或“擊斷”脖子的方法會比較方便,而且也成本較低。在PETA參觀的一個農場,農場主人用一隻手扼住栗鼠的脖子,另一隻手抓住它下身,然後猛力拉脫它的椎骨,把它的脖子弄斷。擰斷脖子只需一秒鐘,但一個農場主人說,之後動物會抽搐“約五分鐘”。斷頸後,可能要經過兩分鐘,動物的大腦才會死亡;如同調查員的錄像所示,被擰斷脖子的小生命在這期間會痛苦地掙扎。
中國法律並沒有規管如何屠宰所飼養的皮毛動物,屠殺方法也因公司而異,但無一例外地都只關注動物的毛皮而無視動物本身。一件全身毛衣至少需要100只栗鼠的皮毛才能做成。
============================================================
何為養殖工場?驚爆皮草業隱秘內幕
皮草行業85%的皮毛都來自被囚禁在皮草養殖場籠子裡的動物。這些農場養著千計只動物,而且全球飼養動物的方法出奇地都是大同小異。與其它禁閉式的動物養殖場一樣,皮草養殖場使用的方法都以牟取最大的利潤為目的,當然這都建立在犧牲動物權益的基礎上。
短暫而痛苦的一生
最常被飼養的皮毛動物是貂,其次是狐狸。而為了獲得更多的皮毛,栗鼠、猞猁乃至倉鼠也成為飼養的對象。有64%的皮草養殖場是在北歐,11%在北美,其餘則分佈在世界各地,例如阿根廷和俄羅斯。雖然中國絕大多數的皮草都是從其它國家進口,但香港出產的成品皮毛衣物卻是全世界最多的地方。

養貂場通常每年繁殖母貂一次。每次產仔只有三到四隻能夠存活。根據所在國家,它們長到約半歲時,就會在大地首次結冰後被殺死。用於繁殖的貂會被養四至五年。這些動物被關在極度狹小的籠子裡,整天生活在恐懼、緊張、疾病、寄生蟲和其它物質與精神折磨之下—這一切都是為了全球一個每年價值上十億美元的行業。
百萬計的兔子會被屠殺以供食用,尤其是在中國、意大利和西班牙。兔皮曾經只被視為食用的副產品,但現在該行業卻希望把兔子養得更大,以得到更厚的皮毛(肉兔在10到12週即被殺死)。聯合國的報告稱“現在很少有皮革是從屠宰場得到的”;在法國等國家,每年有多達7000萬隻兔子被屠殺以獲得皮毛用於生產服裝、充當飛蠅釣法的誘餌或作為工藝品的裝飾。
在“養殖場”的生活
為求削減成本,皮草農場會把動物塞滿在小籠子裡,籠子小得只能讓它們進退幾步。這種擠迫和禁閉情況對貂尤其痛苦,因為它們是一種喜歡獨來獨往的動物,在野外可以盤踞超過1000公頃的土地。籠中痛苦的生活會令貂自殘—咬自己的皮膚、尾巴和腳—並且煩燥地亂走,不停地轉圈。牛津大學研究養殖貂的動物學家發現,即使經過數代的養殖以生產皮毛,但貂並未被馴化,囚禁生活令它們備受折磨,尤其沒有機會游泳會令它們更痛苦。研究發現,狐狸、浣熊和其它動物也遭受到同樣的痛苦,它們會因為擠迫的囚禁生活而自相殘殺。
皮草農場動物的食物通常是被認為不適合人類食用的肉食副產品。供應飲用水的滴嘴系統,在冬天經常結冰,或因人為疏忽而無水供應。

害蟲和寄生蟲
皮草業飼養的動物比它們野外自由走動的同類更容易受到疾病的威脅。肺炎等傳染性疾病在籠子與籠子之間迅速傳播,跳蚤、扁蝨、蝨子和老鼠也會迅速繁衍。籠子下堆積數月的腐爛廢物會讓攜帶疾病的蒼蠅大量繁殖。秘密調查員拍到的錄像帶及照片顯示,許多動物均遭受嚴重的感染和傷害,而且無人照料,只能慢慢地死去。
居住條件惡劣
皮草農場的籠子通常是放在露天的場所,幾乎沒有設施來阻擋任何大風或惡劣天氣的襲擊。僅靠動物的皮毛並不足以讓它們在冬天保暖;而在夏天,由於沒有水來降溫,貂經常會中署。當貂學懂壓住供水滴嘴來洗澡時,農場會修改滴嘴裝置,把這一點點僅有的福利也剝奪殆盡。
毒藥和痛楚
在中國沒有法律保護在皮草農場裡的動物們,而動物被屠殺的方法也非常殘忍。由於農場只關心保護皮毛的質量,因此他們使用的屠宰方法是盡量保持皮毛的完整,但卻讓動物承受極大的痛苦。小動物可能被塞滿箱子裡,用汽車排放出未經過濾的熱廢氣毒死。引擎廢氣有時並不致命,有些動物會在被剝皮時甦醒過來。屠宰較大的動物時,農場會把夾具或電棒放在它們的嘴裡,再用另一根電棒插進肛門裡,然後施以痛苦的電擊。其它動物則以士的寧毒死,這種藥物會癱瘓它們的肌肉,使其痛苦地抽搐,窒息致死。皮草農場常用的其它屠宰方法包括氣體毒剎、減壓和擰斷脖子。
對於公然的殘殺行為,皮草業也拒絕譴責。生殖器電擊被美國獸醫協會(AVMA)1993年安樂死委員會(1993 Panel on Euthanasia)視為“不可接受”。這是皮草農場採用的一種屠宰方法,讓動物在完全清醒時承受心臟停止跳動的痛楚。 1994年,在PETA調查員提交了對VR栗鼠進行生殖器電擊的調查之後,美國印第安納州率先對皮草農場提出了刑事指控。然而栗鼠皮草業卻認為電擊和斷脖的屠殺方法是“可以接受的”。
1995年,一名地區檢察官起訴美國馬里蘭州的皮毛供應商Frank Parsons,原因是他把外用酒精和除草劑混合注射到貂的胸腔內。 PETA秘密調查員拍下了Parsons使用非法殺蟲劑Blackleaf40令貂痛苦死亡的畫面。

用你狗隻的皮做成的皮衣,你會穿嗎?
1998年,Dateline NBC報導,美國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的一次秘密調查發現,亞洲的貓狗皮毛是一個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行業,並且發現使用美國本土狗隻的皮毛製造的衣物和玩具在美國出售。 “沒有聯邦法律禁止任何人把貓狗皮毛進口到美國”,Dateline報導說。 “如果進口的產品成本低於人民幣1240元的,進口商甚至不需要說明產品是用什麼製造的。”Dateline的錄像帶顯示,一隻還在搖尾乞憐的德國牧羊犬被當頭一擊,很快就被活生生地剝皮了。一隻貓擠在籠子裡看著同伴在幾英寸外一隻一隻被窒息、吊起和勒死,眼睜睜地等著輪到自己。美國新法律規定,進口或銷售含貓或狗毛的衣物屬於違法行為,但貓狗皮毛仍然不斷地非法流入,因為這些被故意貼上假標籤的產品,只能通過昂貴的DNA測試才能檢測出來。
破壞環境
與皮草行業的宣傳恰恰相反,皮草生產會破壞環境。使用養殖場飼養的動物皮毛製成一件貨真價值的皮衣,約為製造人造皮草所需能量的20倍。皮草使用了化學防腐處理,不利於生物遞降分解。使用這些化學品的過程同樣是危險的,因為它有可能會導致水污染。
皮草農場每獲得一張貂皮,就會產生約20千克的糞便。根據2002年全球屠宰的貂的數目(約為3100萬隻)來計,養貂場每年製造出約684000公噸的糞便。其中一個影響是產生近43000公噸的磷,嚴重破壞水中生態系統。
羊皮衣物的皮毛
隨著皮草銷售額的下降,帶毛羊皮的銷售額呈現上升趨勢。有些皮草製造商甚至把貂皮偽裝成羊皮。許多人並不知道羊皮的來源,也不知道羊皮的銷售會鼓勵綿羊養殖場擴大養殖,從而增添了綿羊的痛苦。
在阿富汗,養殖卡拉庫爾大尾綿羊就是為了向“波斯小羊”衣物和帽子的高端市場供應小羊皮。為獲得“頂級”小羊皮,母羊在分娩前即被殺死,胎兒則被切下來。未出生小羊的皮毛擁有絲一般的光澤,在時裝界備受推崇。要做成一頂卡拉庫爾帽子,需要整隻小羊的皮毛。
行業下滑
奧地利和英國已經禁止了皮草農場,荷蘭於1998年4月開始逐步取締狐狸和栗鼠養殖。在美國,養貂場已從1998年的1027個減少到現在的324個左右。超級名模納奧比·坎貝爾(Naomi Campbell)因為身穿皮草,結果受到美國紐約一家時尚俱樂部拒絕進入的待遇,事件讓人們看到了時代的進步。俱樂部老闆表示:“我真的非常喜歡動物,我希望大家都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
人道的選擇
消費者要知道,每件皮毛衣物、內襯或裝飾產品都包含著幾十隻動物的血淚,它們不是被誘捕,便是被飼養,或者還沒出生就被殺死。只有在公眾拒絕購買或穿著皮草時,這種殘忍的行為才會被劃上句號。為了生活在同一地球上的動物,了解皮草真相的人們必須幫助教導其它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