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hen I Look At You...
關於部落格
It always has been.
  • 2134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百元商店系列 - 門把

如果當你某天打開你家大門,你看到的是一個沒見過的衣櫃,而且衣櫃中還

擺著一名死去多日的女屍,你會怎麼做呢?

  家翰如今正站在自己家的客廳裡,他只能傻眼的看著那具僵硬的女屍躺在那

邊,而不是去找警察或是葬儀社。

  「為什麼打開我家大門會變成打開一個裝有女屍的衣櫃?」家翰很努力的思

考著這個完全不合邏輯的問題。但很顯然的,這個問題的答案不會出現在你從小

念到大的教科書當中,更不可能在第四台的生X智慧王中學到如何解決一具無名

女屍,以及如何讓你家大門通往的不再是別人的衣櫃。

  家翰最後決定用力的將大門甩上,並且走回廚房為自己泡一杯很濃很濃的黑

咖啡,他相信一定是他還沒睡醒的關係,所以才會讓他在自己家大門口看到一具

女屍裝在一個沒看過的衣櫃裡。

  等到家翰喝完一大壺黑咖啡後,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再次的走向大門,這

次他心中由衷的期望打開門後看見的不再是女屍。

  很幸運的,這次大門打開後,家翰看到的是平常最習慣的鐵門,這是他第一

次覺得自家的鐵門是那麼的可愛,但時間並不允許他和他家的鐵門來個十八相送

或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相擁痛哭。家翰一看錶,選擇了快速打開鐵門並且衝向公司。

  家翰,一個在外打拼的年輕人,在某一個小公司當基礎職員,整天過著極度

機械化的上班族。但這麼一個隨處可見的人,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奇怪的事呢?也

許一切都要從昨天說起吧。

  這一天下班,家翰走在商店街上,看著正在和菜販殺價的下班婦女,或者是

正在努力吆喝的小販,想著自己的晚餐該到那打發,無意間經過了一家店,一家

百元商店,一家東西不超過一百元的商店,至少它們廣告上是這樣說的。家翰本

來是不喜歡逛這種店的,因為他的錢大多寄回去鄉下給父母了,但他想起今天早

上出門時,那個搖搖欲墜的門把,讓他覺得他有必要去換一個比較能保障他財產

的門把。

  就是這樣的一個念頭,讓家翰走進了這間店,店老闆是一個不滿150公分

的...老頭?!年輕人?!好像都不太對,他的外觀和身高都像是一個小孩子,

但臉上那種成熟事故卻是裝不出來的,加上身上穿著的西裝,到有點讓人感覺是

小孩在裝大人。

  但這一切都不是家翰來這家店的重點,他要找的是一個能鎖上的門把,不是

一個小大人或是老小孩。

  家翰在這家店中逛了許久,始終不能讓他挑到一個滿意的門把,不是覺得太

醜,就是覺得不夠安全,家翰也只好打消了購買的念頭,讓腳步改成往大門走去,

就在走到大門旁邊時,家翰看到一旁古色古香的深色木櫃上,擺著一個黃銅做的

老門把,有點像飯店那種要往下壓的那種。

  門把的樣子很快的就吸引了家翰的目光,但這種門把的價格大多不斐,這點

到是讓家翰遲疑了一下,但很快的,家翰臉上的笑容就被櫃子上大大的三個字給

勾了出來,櫃子上寫著「特價品」。

  家翰快速的拿起了門把看了看,上頭的標價是一百元被畫了個紅叉叉,旁邊

用紅字寫上三十元。雖然這樣的價格著實讓家翰高興,但轉念一想,這麼便宜的

門把,是否會是有問題的呢?

  就在家翰考慮之時,一名年輕店員走了過來,在旁對家翰說道:「這個門把

沒有問題,只是是舊屯貨,就剩這麼一個,所以便宜賣。」說實在的,有店員在

一旁解說是不錯啦!但如果那個店員的語氣不要那麼死板兼死氣沉沉,外加在胸

前掛著一張有肉痕的白面具,相信會好很多。

  家翰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將它買了回去,當家翰要離開去結帳時,他瞄了

一眼年輕店員的名字。「Moros」家翰心想,『這真是個奇怪的名字...』

  當家翰從收銀台那位小大人手中接過門把時,到也發現這位小大人也有著奇

怪的地方,只有單手戴手套,名字也頗怪,『Ominous』,讓家翰不禁一直

在心中犯滴咕。『怎麼這個店的人名字都那麼奇怪?舉止行為都怪怪的!』

  家翰回到家後,裝好了門把,就回到飯廳吃著已經半冷掉的便當,做著每天

規律的生活,直接隔天早上開門看到在衣櫃中的女屍為止。

下班後的家翰,一如往常的回家,但今天有點不同的是,現在的他非常想上

廁所。下班前麗美多泡的那三四杯咖啡在肚子裡作祟,讓家翰走路的速度不由得

又加快了幾分,等到快到家的時候,家翰已經快受不了那即將決堤的感覺,他快

速的打開鐵門,和不熟練的開著大門,腦中拼命想著廁所,就在他一打開門後,

迎接他的卻不是他家客廳,而是廁所!

  家翰再次的傻在自己家的大門前,客廳不見了,出現的是廁所?!這是被催

眠了嗎?還是自己家被偷到只剩個廁所?不過那強烈的決堤感卻沒有那麼好心

讓他想下去,感覺到自己被忽略後,它再次用疼痛來讓家翰想起它的存在和重要

性。

  家翰這時實在沒有辦法再去想什麼,快速的衝進廁所,關上了門,等到嘩啦

嘩啦的水聲後,門才再次的開啟。但這次門打開,就不再是大門外了,而是回到

了家翰原本的客廳。

  家翰百思不得其解的坐在自己家客廳當中,現在有足夠的時候讓他去想為什

麼早上會看到一個裝有女屍的衣櫃,而剛剛又為什麼會直接通往廁所?但不管怎

麼想,家翰還是沒有辦法將這兩件事合在一起,想出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

  這時肚子開始發出了彈盡糧絕的求救聲,讓家翰只好先行解決眼前的問題,

再來好好思考了,家翰邊走向大門邊想著等會要去吃的自助餐店,就在家翰打開

大門時,映入眼簾的,就是那熟悉的自助餐廳,店員響亮的「歡迎光臨!」和店

內吵雜的聲音在在表示這不是個幻覺,家翰錯愕的看著店內,他連忙轉身回到家

中,並且快速的將門關上,抱著頭蹲在地上,試圖找回思緒。

  他努力的告訴自己,這一切又都是幻覺,門外是鐵門,不是什麼自助餐店。

當家翰這樣想完後,站起身來再次鼓起勇氣的打開了大門,果然!門外就是他習

慣的鐵門。什麼歡迎光臨!什麼吵雜聲都不存在,有的只有冷冰冰的鐵門。

  家翰慢慢的推開鐵門,往自助餐走去,但當他走進自助餐時,熟悉的招呼聲,

熟悉的吵雜聲,家翰心情愉悅的夾了幾樣喜歡的菜,還多夾了塊排骨打算好好犒

賞自己一下,這時夾菜的大嬸突然開口:「你剛剛為啥進來又趕快跑出去啊?那

個表情好像看到鬼一樣!怪嚇人的!」

  這一句話,讓家翰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活像一口氣被塞了七八十斤的苦瓜燉

榴槤!只好趕緊結完帳回家。但當家翰站在門口時,他猶豫了。他害怕這次打開

門後,又會跑到那個不知名的地方,或是又看到什麼詭異的場景。但最後還是決

定要開門,畢竟這是他的家,他還是要回去才行。

  開門!家翰緊閉著雙眼,深怕張開會看到什麼,等他覺得應該沒什麼危險

時,他才慢慢的將眼睛睜開,還好!出現的是他習慣的客廳。

  家翰放鬆的坐在沙發上吃著便當看著新聞,這時新聞剛好撥到一則情殺案

件,『被害者是一名年輕女子,疑似被殺後被丟進衣櫃,因長時間沒出現在公司,

引來同事注意,才發覺該女子早已陳屍多日,現正調查和女子有較親蜜關係的相

關人等....』家翰看著這則新聞,驚訝到連筷子掉了都不知道,雖然新聞不

可能拍出屍體的樣子,但那衣櫃!衣櫃的樣子卻是他怎麼忘也忘不掉的。就是今

天早上看到的那個衣櫃......

  原來一切都是真的!原來他看到的是真實的世界,不僅僅只是他的幻想罷

了。家翰決定搞清楚這一切。

  他思考著這幾件怪事的共同點,他發現都是跟大門有關,而且幾乎都是他在

思考著想要去那時,開門就剛好是那個地方,但有女屍的衣櫃勒?又怎麼解釋?

家翰想了想,才想起是自己那時在前一晚看的那本偵探小說,醒來時腦中還想著

那個畫面。

  那如果真的是自己想去那就能到那的話,那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家翰興奮的想著,他想著如果他能直接通往銀行的金庫或是金飾店的話,那

他不就發定了?!

  家翰邊興奮的想著,手一邊微微顫抖的往門把伸去,腦中則想著金飾店... 
 家翰心中不停想著金飾店,但當門一打開,迎接他的不是他想像那樣的金山

銀山,而是一個笑容可掬的店老闆,只聽見店老闆說:「先生,歡迎光臨,有什

麼需要的請自行看看。」

  怎麼跟想像中的不一樣呢?家翰茫然的看著店裡,看了看老闆,看了看金

飾,連忙調頭走了回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家翰關上了門,依著門想著:「不

是該像我想的那樣,直接通到我想去的地方嗎?」

  家翰不死心,決定再試一次,這次他選擇了銀行金庫!家翰心中不停的默想

著金庫和金庫裡的可能樣子,伸手,再次的拉開大門!但眼前依舊不是金庫和一

堆白花花的鈔票,而是最接近金庫大門的那個木門被他拉開了。

  兩個守在金庫前的警衛看到個陌生人拉開了門,連忙要上前盤查,家翰一看

這個情形,快速的轉身關門,當警衛追來時,家翰已回到了家中。但那兩個警衛

到是沒那麼好運,因為追出去,已不見任何人影,讓兩人著實以為自己撞鬼,為

此還躺在床上三天。

  回到家中的家翰不禁有點沮喪,「難道我拿到的不是小叮噹的任意門嗎?」

但為了不義之財設想,家翰再次的思考原因,『門?!衣櫃...廁所...自

助餐...金飾店...銀行金庫...』「難道說...嗯...」

  家翰再次的站在門前,在心中默想了要去的地方後,把門拉開!

  門後出現的是一面灰色的水泥牆,牆的正中央則是坎著一個打開的保險櫃,

裡面放著兩三條金飾鍊以及十幾萬的現金,「果然沒錯...這下我懂了!」

  家翰將門再次關上,喃喃自語道:「嗯!果然是只能開要拉開的門,它所能

連接的只有門,而不是地方...不過照這樣看來...看來要去確認一下。」

  家翰說完就出門了,他來到了一家銀行,要求要打開保險櫃,等他打開保險

櫃時,看了看其中的金飾和現金後,便關了起來。

  回到家中,家翰難掩臉上的興奮,因為他發現,保險櫃是鎖好好的,但他剛

剛卻是直接將門拉開,保險櫃也跟著打開,根本不需要鑰匙或密碼。

  就這樣,家翰一遍又一遍的打開大門,搜刮著各式各樣的金飾珠寶、現金股

票、債券期貨,甚至有時還進出富豪之家去大肆收刮一番。

  而就在某天下午,家翰正躺在家中那套新的真皮沙發上頭,喝著從某位外商

家“拿”來的陳年紅酒,這時電視剛好在撥報新聞,「最近連續發生多起奇特的

盜竊事件,許多人向銀行投訴說自己的保險櫃遭到偷竊,裡頭的值錢物品和有價

證券等,都不翼而飛,也有不少富豪之家傳出遭小偷的事情,但所有線索都顯示

沒有任何破壞或是開鎖的跡象,現在警方正擴大追補中!」

  逼的一聲,家翰將電視關了起來,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那些笨警察!以

為能抓得到我嗎?只要我有這門把的一天,就不可能有任何人能抓到我犯案

的!」

  這時家翰心中浮起了一個惡作劇的念頭,走到了房間,不知用了些什麼!接

著他來到門前,心中默想,然後打開大門,映入眼簾的則是警政署署長的辦公室。

家翰在辦公桌上放下了一封剛剛寫好的信,便回到家中準備看好戲了!

  「新聞快報!新聞快報!剛剛最新消息指出,警政署署長辦公室遭人入侵,

看情況,十分像是最近氾濫的做案手法!而歹徒也十分囂張的在署長辦公桌上留

下一封十分狂妄的信件!內容不外嘲笑警方的辦事能力極差等等的負面評

語...」

  家翰看著最新的消息,心中那份快感油然而生,這個時候他覺得他是主宰!

一個可以主宰一切地方的神!沒有什麼地方是他不能進出的!這時,他突然又想

到了一個很奇特的點子。

  家翰到了門前,口中說道:「經書上都說地獄如何如何,但都沒有一個人真

正去過再回來,我看我就來去地獄一趟,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這個地方,是不是真

的像經書上說的那樣!」

  門一拉開,這次出現的卻是黑嘛嘛的一片,讓家翰不禁懷疑是否是出了什麼

問題,正當家翰打算將門關上時,從門中走出了牛頭人和馬頭人!

  家翰被這突然出現的兩個怪人給嚇到了,這時只聽見牛頭人說:「小子!沒

事擅闖地獄!看來你是真的活膩了,既然你那麼想來,我們就成全你。」說完,

便從懷中掏出了大勾耙,狠狠的往家翰身上勾去!

  家翰急的大叫:「我不要啊!我沒有要去啊!...」「由不得你!難道你以

為地獄是讓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觀光景點啊?!帶走!」馬頭人說完,用力

的拉了拉勾在家翰身上的鐵練,一步一步的將家翰拖進那無邊的黑暗之中。只聽

到黑暗中傳來家翰淒厲的叫聲:「我不要去啊!我不要去啊!放我回...去....

啊......」

  

  從黑暗之中緩緩的伸出了隻乾癟的手,慢慢的將門給帶上...

  「嘿嘿嘿...下次開門要注意...或許那天你家的門會帶你到個不屬於

你家門外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